八月的疑惑

核磁检查真叫人头秃

时间嗖嗖嗖就过去了,仔细盘算自己忘情工作究竟收获了啥,好像又还是无知又迷茫。站在旁观者立场上能看清的很多事情,到自己头上都还是一个猛子就扎下去,也不管底下是薄冰还是实地。

总算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。首先要扎针,方便后续输造影试剂,扎针是真的贼疼。进了核磁共振检查室也是真的贼紧张。剥光自己趴在平台上,然后送进圆咕隆咚的机器里。趴也趴不舒服,硬邦邦的硌着肋骨,头枕着不知道浸渍了多少人汗水的湿漉漉黏哒哒的枕头。

整个检查过程就仿佛蹦了一场野迪——各种动次打次咣咣咣,你在动次打次里前进后退循环往复,还有超高音的一些音效,时不时又停顿一下,只有轻微的大概是计时器的撞针声,中途再感受一下冰冰凉的造影剂顺着血管往上从手背流到小臂、大臂然后进入躯干的过程——就像闯入了什么日式科幻悬疑文艺片似的。

“这跟我太没关系了。”

从检查台上软着脚晕着头下来,我才终于跟这场检查挂上点关系,我对造影剂过敏眼睛上肿了个大包。也就是护士顺手推一针抗敏药的事。

当天医生就说了没什么问题,第二天(也就是昨天)拿了报告果然也还好。

相当头铁的我检查完就跟主管提了离职,这几天走流程谈完话大概也很快就要结束。

未来究竟怎样实在不好说,只希望能平顺安稳。

# 日记

Comentarios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